首页 结婚十余年丈夫出轨 妻子发朋友圈寻找“小三”却成被告

结婚十余年丈夫出轨 妻子发朋友圈寻找“小三”却成被告

2019-12-02 07:28:00

丈夫在外面找人后,双方失去了友谊,“小三”没说再见就离开了。他们的父母来找这个人的重要人物。妻子别无选择,只能派一群朋友去寻求帮助-

特别寻找你

王峰/漫画

丈夫是一名驾校教练,他把女学生带离了家,抛弃了妻子和孩子,住在一起。由于感情不和,她丈夫和那个女学生分手了。为了治愈身心创伤,女生们玩失踪游戏。女学生的家人找不到任何人,所以他们找到了驾驶教练的重要家庭成员,这影响了驾驶教练的妻子,使她不敢回家。“小三”没有出现,纠纷无法解决,心脏遭受巨大伤害的妻子不得不写下事件原因,贴上“小三”的照片,发给微信朋友圈,请朋友帮忙找人。出乎意料的是,失踪已久的“小三”将驾驶教练的妻子告上法庭,并要求精神损害赔偿,理由是她的名誉和隐私权受到侵犯。

那么,“小三”失踪,他们的家人去拜访重要人物,无辜的妻子去请朋友帮忙,这是否构成侵权?该案由江苏某市的两级法院审理,并给出了答案。

离开家,住在一起

36岁的冯敬文是苏北一个城市的善良而尽职的普通家庭主妇。2006年2月,她嫁给了比她大一岁的孔郑捷,他们一起生了三个孩子。孔郑捷是当地一所驾驶学校的教练。虽然他的收入不错,但他忙于工作,很难照顾家人。为了支持丈夫的工作,冯敬文默默地承担起所有家务,以及教育孩子和孝顺父母的责任,努力营造一个温馨的家,让孔郑捷能够好好休息,有足够的精力安心工作。虽然这个家庭的生活不是很富裕,但也很快乐和美丽。

2015年9月,孔郑捷接管了一个新的驾驶班。班上有一个叫郭雅琴的女生。她25岁,外表甜美,外表出众,身材高大。当她第一次见到他时,孔郑捷暗暗喜欢她。在教学中,孔郑捷处处照顾郭雅琴,并对他很好。他很快赢得了对方的好感。后来,两人经常见面,他们的感情迅速升温。

同年12月,孔郑捷和郭雅琴预约出国旅行。晚上,两个人情不自禁地跨越了道德鸿沟。接下来,两人失去了控制,在夜晚相遇了几次。与此同时,孔郑捷还利用郭雅琴的睡眠偷偷给郭雅琴拍了裸照。

不久,孔郑捷的妻子冯敬文发现了孔郑捷和郭雅琴之间的不正常关系。一开始,冯敬文还想和孔郑捷、郭雅琴大打一架,把他们的事情公之于众,愚弄他们。然而,想到她的三个孩子和这个家庭无法破裂的事实,冯敬文终于忍受了。她只是私下和郭雅琴通了电话,希望郭雅琴能离开孔郑捷。

冯敬文的宽宏大量和宽容也感动了雅琴。春节后,为了摆脱孔郑捷,郭雅琴向别人借了2万元。他于2016年3月离开了他一直居住的城市,搬到江苏省省会南京谋生。

然而,孔郑捷被郭雅琴迷住了。看到郭雅琴突然失踪,他疯狂地到处寻找。经过多次询问,他得知郭雅琴已经在南京工作,于是他追着他去南京,恳求郭雅琴不要离开自己。他还建议两人可以一起去深圳开办一所驾校,并让郭雅琴负责驾校的招生工作。他承诺,郭雅琴可以享受公司股东的利益,无需投资,年薪不低于10万元,年底参加奖金。为了说服郭雅琴,孔郑捷还代表郭雅琴偿还了之前的2万元贷款。

郭雅琴经不起孔郑捷的软化和硬化,同意了孔郑捷的要求。就这样,孔郑捷和郭雅琴不辞而别,来到深圳。2016年4月,他们在深圳注册成立了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孔郑捷和郭雅琴均注册为公司股东。孔郑捷为公司法定代表人,兼任总经理兼执行董事,郭雅琴为公司监事。该公司由孔郑捷和郭雅琴共同经营。主要从事驾驶技能培训。郭雅琴负责招生、购买办公用品、收取培训费、支付公司运营费用等日常管理事务。

感到失落,没说再见就离开了

在深圳期间,郭雅琴和孔郑捷开始同居。孔郑捷在同居期间承担了大部分日常生活和娱乐费用。郭雅琴也没有从公司获得任何工资或奖金。

2017年3月,郭雅琴发现自己怀孕了。她非常想有个孩子,和孔·郑捷组成一个家庭。然而,在是否要生孩子的问题上,双方有很大的分歧。郭雅琴觉得孔郑捷只想玩玩自己,不想和自己结婚。他觉得没有希望继续下去,决定结束这种暧昧的关系。为了彻底断绝两者之间的关系,不留下任何想法,郭雅琴去医院做了流产手术。

后来,郭雅琴正式向孔郑捷提议解除双方的同居关系,但孔郑捷断然拒绝。为了防止郭雅琴逃离深圳,孔郑捷从未离开过郭雅琴。在双方争执期间,孔郑捷有意无意地透露,郭雅琴手机上有裸照,这几乎让郭雅琴崩溃,并增强了她离开的决心。双方的矛盾越来越尖锐,直到到达当地警察局。

为了尽快摆脱孔郑捷,在公安机关的协调下,郭雅琴已经尽力满足孔郑捷的要求。这样,2017年3月23日,两人简单结清汽车服务有限公司账户后,郭雅琴通过微信向孔郑捷转账32000多元,转账备注为“17年注册收入全额结算”。

同年4月19日,郭雅琴通过其银行个人信用卡账户申请银行贷款7.3万元,并于次日晚通过微信转账支付6万元给孔郑捷。转账通知是“给你6万元,以后再结算”。关于6万元,郭雅琴说:“2017年4月,孔郑捷限制了我的个人自由,用我的裸照威胁我,并要求6万元遣散费和封口费。在孔郑捷的威胁和恐吓下,我通过微信向他转账6万元。”

身心疲惫的郭雅琴在与孔郑捷达成经济和解后离开深圳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对深圳为期一年的访问给她造成了巨大的身心伤害。她非常想找到一个安静的地方来治愈她身体和灵魂上的创伤。因此,在回家两个多月之后,郭雅琴再次和父母不辞而别。

我不能忍受骚扰发带去找人。

从女儿的口中,郭雅琴的父母虽然也因为她令人失望的表现而恨她,但不忍心责怪她憔悴的外表。他们只希望她的女儿能尽快摆脱痛苦。没想到,女儿突然又消失了。郭雅琴的父母非常担心,担心他们的女儿不能思考。因此,郭雅琴的父母四处打听,并努力寻找。在搜寻了一个多星期没有女儿的消息后,郭雅琴的父母怀疑孔郑捷又把女儿藏了起来,于是他们去孔郑捷家制造噪音,并要求孔郑捷归还女儿。

郭雅琴离开深圳后,孔郑捷离开了公司,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因为他不想在深圳做生意。由于他们在深圳完全闹翻了,孔郑捷和郭雅琴回到家乡后就没有联系了。孔郑捷也不知道郭雅琴没说再见就离开了哪里。因此,郭雅琴的父母前来寻求帮助,孔郑捷无法派任何人。然而,郭雅琴的父母一点也不相信。双方的争执震惊了警察局,使冯敬文不敢回家。

要彻底解决争端,只能找到郭雅琴。无奈之下,冯敬文想到通过在微信朋友圈发布搜索信息来找到郭雅琴。结果,冯敬文在2017年7月17日的微信朋友圈发布了一条信息:我叫冯敬文,是被“小三”插入家庭的受害者。2015年10月,在我发现并确认我的丈夫孔郑捷和他的学生郭雅琴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后,我打电话给郭雅琴,明确告诉他孔郑捷已经结婚并有三个孩子,但他们两人都不听劝告,反而愈演愈烈。2016年3月,孔郑捷不顾妻子和儿子的劝阻和遗弃,前往深圳与郭雅琴生活在一起。在深圳的这一年里,他们一直没有注意对方,直到今年5月闹翻。郭的父母多次敲我们的房子,制造了麻烦。他们说他们的女儿失踪了,他们想找个人。作为受害者,我在家工作,照顾我的孩子。我从来没有去找她吵过架。取而代之的是,郭家带着人来我家三天两头闹一场,要求赔偿15万元的青春和营养损失。我现在太吵了,不能回家了。我的邻居昨天下午6: 40告诉我,我的门又被砸碎了。我真的再也受不了了。警察局要求男女双方面对面地谈论这件事,但是这位妇女的母亲说她的女儿失踪了。所以我只能恳求社会力量找出党内郭雅琴来解决这件事。请转发并找出当事人。信息附有郭雅琴和冯敬文房屋受损的照片。第二天,冯敬文觉得她的声明有问题,也就是说,她删除了上面的声明。

然而,冯敬文没有料到失踪的郭雅琴于2018年7月16日起诉她,理由是她的名誉和隐私权受到侵犯。

郭雅琴称,2017年7月17日,冯敬文在微信朋友圈发布虚假信息,多次以书面和口头形式侮辱和诽谤自己,损害了她的声誉。未经我同意,冯敬文在她的微信朋友圈里发布了她的个人隐私照片和身份证照片。冯敬文的上述行为严重侵犯了我的名誉权和隐私权。为了维护我的合法权益,提起诉讼要求冯敬文停止侵权行为,在报纸上公开向我道歉,并赔偿我5万元的精神损害。

冯敬文辩称,他在微信朋友圈发布的信息完全真实,没有侵犯郭雅琴的名誉和隐私。朋友圈的释放是由郭雅琴母亲的攻击行为引起的。责任在于郭雅琴本人,所以他请求法院驳回对方的诉讼。

不包括被驳回的侵权索赔

一审法院认为,公民依法享有名誉权,名誉权是对公民或法人道德品质、才能等素质的综合社会评价。本案是因使用微信表达意见而引发的名誉权和隐私权纠纷。

在本案中,冯敬文通过微信朋友圈对此案的言论是否构成对郭雅琴名誉和隐私的侵犯是本案争议的焦点。

冯敬文的微信言论是否侵犯了郭雅琴的声誉,应从以下几个方面来判断:所涉及的微信言论是否构成侮辱或诽谤,郭雅琴的社会公众评价是否下降,冯敬文是否有主观过错。详情如下:

首先,它是构成侮辱还是诽谤。侮辱是指使用暴力或讽刺、虐待和其他手段指控他人存在缺陷或其他有辱人格的行为;诽谤是指捏造事实、诽谤谣言并将其传播给受害者以外的第三人的行为。首先,冯敬文在2017年7月17日的微信讲话涉及到对她的家人的骚扰以及她向警察局报案时的陈述。以上内容附有公安机关的照片、报警记录和讯问记录。其次,微信中与冯敬文丈夫孔郑捷和郭雅琴不正当男女关系相关的内容与法院认定的内容一致。因此,上述言论不存在捏造事实诽谤郭雅琴的情况。虽然演讲中对“小三”有贬义,但仍在公众的普遍理解之内。

其次,郭雅琴在微信上的公开评论是否因此而减少。公民的声誉是通过公众评价来表达的。冯敬文的微信评论在发布的第二天就被删除了。某些朋友应该可以看到冯敬文的微信朋友圈。然而,即使评论有负面影响,也仅限于冯敬文的朋友圈,因此影响范围有限,影响时间短。此外,郭雅琴没有提出其他表现形式,也没有提供证据来支持他的社会公众评价,因此他应该承担无法提供证据的不利后果。据此,郭雅琴声称,涉及微信的诉讼请求损害了他的名誉,但缺乏证据支持,法院不予支持。

第三,冯敬文是否有错。在侵犯名誉权责任的构成要件中,过错是指行为人对侵犯名誉权行为所持有的主观心理状态和行为的损害后果。如前所述,冯敬文在微信上发表的关于此案的评论没有涉及对郭雅琴的侮辱和诽谤,也没有任何会降低郭雅琴社会公众评价的有害后果。因此,冯敬文是有意还是无意主观是不可能谈论的。

最后,关于冯敬文公开郭雅琴的照片是否侵犯了郭雅琴的隐私权的问题。隐私权是自然人享有的控制其个人信息、私人活动和私人领域的权利,与公共利益无关,不受他人非法干涉。在这种情况下,冯敬文将郭雅琴的照片附在她的微信评论上。照片本身的内容是郭雅琴的个人肖像,这与她的个人尊严无关,不需要采取特殊措施来保护,也不会被其他人看到。因此,照片不属于个人隐私。至于公布的照片中所包含的郭雅琴的身份证信息,但郭雅琴提供的证据截图中显示的身份信息含糊不清,其他人无法通过照片获取自己的身份信息,因此不会侵犯其个人身份信息的隐私。

综上所述,郭雅琴辩称,冯敬文在微信上关于此案的评论侵犯了他的名誉和隐私权,无法证实。郭雅琴要求停止侵权、消除影响、道歉和赔偿损失,就是基于此,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2018年11月21日,法院做出一审判决,驳回郭雅琴的主张。

一审判决后,郭雅琴提出上诉。郭雅琴在上诉中指出:首先,一审发现冯敬文与案件相关的微信评论只对冯敬文的微信好友可见。即使这些评论有负面影响,也仅限于冯敬文的朋友。因此,影响范围有限,不符合客观事实。冯敬文的微信朋友被要求转发它们。不仅冯敬文的微信朋友可以看到他们,其他人也可以通过别人的转发获得内容。因此,微信评论对该案的影响是广泛的,不仅限于冯敬文的朋友。第二,涉案的冯敬文照片包含他的身份证信息,这是他处理贷款时拍摄的。他的个人身份信息很清楚,包括他的姓名、国籍、出生日期、身份证号码和家庭住址,他不想让公众知道。第三,在案件一审时,冯敬文没有提供报警记录和他在警察局的陈述,这违反了程序。综上所述,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一审判决,修改或者发回重审。

冯敬文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的法律正确,程序合法。他请求二审法院驳回郭雅琴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二审法院在审理此案后认为,冯敬文2017年7月17日的微信讲话涉及到对其家人的骚扰以及她向警察局报案时的陈述。内容附有照片、报警记录和公安机关的讯问记录,与法院认定的内容一致。冯敬文将郭雅琴的照片附在她的微信评论上。照片本身的内容是郭雅琴的个人肖像,不属于个人隐私。冯敬文发布的照片包含了郭雅琴的身份信息。由于郭雅琴提供的证据截图中显示的身份信息不明确,其他人无法通过照片获得郭雅琴的身份信息。此外,冯敬文在微信上的评论第二天被删除。因为冯敬文在微信上的朋友是特定的,评论的影响仅限于特定的个人,影响范围有限,影响时间短。郭雅琴也没有提出他的社会公众评价受到其他表现形式的影响,并提供了证据支持。因此,一审法院的判决并无不当。综上所述,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文中的字符是假名)

声明:转载本文是为了传递更多信息。如果源标签有错误或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使用所有权证书联系我们的网站。我们将及时纠正和删除它们。谢谢你。

一定牛彩票网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 2元彩票 甘肃11选5 安徽11选5投注

上一篇:榜样!山东省道德模范名单出炉,济宁4人入选
下一篇:冰城秋意浓 游客醉花间
相关阅读

Copyright 2018-2019 cdsxyl.com 果沙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