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金融委最新定调!鼓励境外资金进入境内金融市场

金融委最新定调!鼓励境外资金进入境内金融市场

2019-12-02 17:50:59

财务委员会的最新决定!鼓励海外基金进入国内金融市场和每月三次提及银行资本补充是什么意思?看看三个要点

中国证券公司孙露露

国庆假期前,财务委员会召开会议,部署了财务领域下一步的一系列关键任务。

9月27日,国务院金融稳定与发展委员会(以下简称金融委员会)召开第八次会议,研究深化金融体制改革、提高金融服务实际经济能力等问题,并规划下一步重点工作。

最近几个月,财务委员会保持每月至少举行一次会议的节奏,通常选择在月底举行会议。例如,第七次会议在8月31日,第六次会议在7月20日。

本次会议,虽然货币政策在前几次会议上又进行了调整,强调“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加大反周期调整力度,保持合理充足的流动性和社会融资规模的合理增长”,但应更加关注以下几点:

一是继续关注商业银行资本补充问题。这是财务委员会一个月内第三次提及这个问题。这表明目前的高级管理层非常重视银行的资本。毕竟,只有当银行有足够的资本时,它才能增加信贷供应来支持实体经济。值得注意的是,本次会议提出“加快构建商业银行长期资本补充机制”,这可能意味着将出台更多支持政策,鼓励银行补充资本,不同于以往支持银行通过多种渠道使用更具创新性的工具补充资本。

第二是强调政策性金融机构在反周期监管中的作用。会议建议,政策性金融机构应在经济转型升级和高质量发展中发挥反周期作用。这是否意味着CDB和其他政策性银行将在稳定投资方面发挥更重要的作用?货币政策将如何协调?它会继续通过特定的货币政策工具提供有针对性的流动性吗,就像2014年psl的创建一样?这些问题还有待观察。

第一点: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

会议指出,中国当前经济运行总体稳定,增长势头加快,金融风险趋于收敛。金融体系要落实党中央、国务院的决策和安排,坚持稳中求进的大基调,切实深化金融供给结构改革,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加大反周期调整力度,保持合理充足的流动性和社会融资规模的合理增长。

货币政策的调整符合市场预期,也符合9月25日货币政策委员会第三季度例会(以下简称“第三季度例会”)。第三季度例会提出,稳健的货币政策应适度收紧,货币总供给应得到适当控制,不应出现“洪水泛滥”,广义货币m2的增长率和社会融资规模应与国内生产总值名义增长率相匹配,整体物价水平应保持稳定。

值得注意的是,第三季度例会上的价格声明是一个新的补充。会议建议“保持物价水平的总体稳定”。加上猪油价格持续上涨的影响,市场普遍认为cpi仍有“突破3”的可能,这将阻碍货币政策的放松,并进一步降低近期降息的可能性。

央行行长易纲(Yi Gang)最近也指出,他并不像其他央行那样急于大幅降息和实施量化宽松政策。中国的货币政策应该保持稳定。我们应该珍惜正常的货币政策空间,这有利于整个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和人民的福祉。

第二点:银行资本补充一个月被提到三次。

财务委员会一个月三次提到银行资本补充的问题,这说明高级管理层非常重视这个问题。毕竟,限制银行信贷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是资本。自今年以来,许多银行增加了永久债券、优先股和二级资本债券的发行,以补充资本。然而,与国际相比,中国银行业的资本充足率仍处于中等水平。目前,没有信贷支持,稳定增长是不可能实现的。缓解银行资本短缺也有利于增加信贷供应和实现稳定增长。

不过,与前两次财务委员会会议的资本补充声明相比,这次会议对银行补充资本有更详细的安排,更重视建立资本补充的长期机制。

财务委员会8月31日第7次会议建议鼓励银行使用更多创新工具,通过多种渠道补充资本。

9月5日,金融委员会召开全国金融形势通报和工作经验交流电话会议,指出支持银行更多利用创新资本工具补充资本。

在9月27日的财务委员会第8次会议上,为银行资本补充作出了更详细的安排。会议指出,要加快构建商业银行补充资本的长效机制,丰富银行补充资本的资金来源,进一步疏通金融体系流动性向实体经济的传导渠道。着力支持中小银行增资,将增资与完善公司治理和内部管理结合起来,有效引导中小银行集中精力,服务当地社区,支持民营中小微型企业。

上述声明有两点需要注意:

一是加快银行补充资本的长效机制建设,丰富银行补充资本的资金来源。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学院副院长董希淼曾表示,应加快建立商业银行长期资本补充机制。一方面,银行需要内部和外部资源的结合来补充资本。内生资本补充主要依赖于提高盈利能力,通过利润保留和补充资本,以及适当控制风险资产的增长率。外源性资本补充需要从审慎的角度出发,根据市场情况全面利用各种国内外资本工具。例如,资本可以通过优先股、可转换债券和二级资本债券等资本工具适时补充。另一方面,监管部门应加强协调,继续加大对银行补充资本的支持力度。除了可持续债券之外,我们还可以继续探索可转换二级资本债券、具有期限转换条款的资本债券和具有全损吸收能力的债务工具等。进一步提高资本补充工具的灵活性和多样性。此外,监管部门应进一步优化审批流程,提高资本补充工具的发行效率,赋予商业银行一定程度的发行自主权。

事实上,北京的一名银行分析师对一家证券公司的中国记者表示,中国的银行已经拥有丰富的资本补充渠道,下一步应该集中精力让这些渠道更加顺畅。例如,在进一步简化发行银行资本补充工具的审查程序和进一步支持银行特别是中小银行的首次公开发行方面,监管当局仍有很大的改进余地。

除了上述外部资本补充渠道畅通之外,我行内生资本补充能力也需要提高。财政部近日发布的《金融企业财务规则(征求意见稿)》提出要规范大额超额准备金,以真实反映金融企业的经营成果,防止金融企业利用准备金调整利润。以银行业金融机构为例,监管机构要求的拨备覆盖率基本标准为150%。如果拨备覆盖率超过监管要求2倍以上,则应视为隐藏利润的趋势,超额拨备应恢复为未分配利润进行分配。

中国银行研究院研究员熊启月(Xiong Qiyue)对证券公司的中国记者表示,上述规定将提高一些银行的即期利润,这将带来银行资本的结构性变化。因为超额准备金已经包含在二级资本中,所以在准备金恢复盈利后,很有可能将部分二级资本转换为核心一级资本。

二是明确提出将中小银行资本补充与改善公司治理和内部管理相结合。

这可能意味着,政策层面将通过增资扩股和引进合格的新股东,进一步支持中小银行,即实现资本富集,改善公司治理和内部管理。结合当前金融业进一步开放的背景,银行、证券和保险公司明年将全面放开投资限制。业内普遍认为,未来将有更多的外资通过收购中小银行进入国内银行市场。

财务委员会会议还建议进一步扩大金融业的高层次双向开放,鼓励海外金融机构和资金进入国内金融市场,增强中国金融体系的活力和竞争力。

山西省银保监督局二级督察兼发言人李瑞杰近日指出,通过加大不良贷款处置力度,山西省不良贷款率在2019年上半年达到10年来的最低水平。对地方法人银行机构来说,风险是通过城市商业银行增资扩股和农村信用社产权制度改革来化解的。主要方式是增加资本,用股东的投资购买不良资产。这是地方法人银行取出真金白银应对风险的最有效方式,也是主要渠道。

第三点:充分发挥政策性金融机构在反周期监管中的作用

本次会议还安排政策金融机构在反周期调整中发挥作用。会议指出,要进一步深化政策性金融机构改革,完善治理体系和激励机制,遵循金融机构运行规则,充分发挥政策性金融机构在经济转型升级和高质量发展中的反周期监管作用。

长期以来,CDB、进出口银行和农业发展银行在国内基础设施投资、对外贸易发展和“三农”方面发挥着重要的资金提供者作用。作为政策性金融机构,三大银行以“量大价低”的信贷投放支撑着主要的民生领域和经济薄弱环节。在当前加快反周期调整、全面做好“六个稳定”工作的背景下,政策性金融机构在信贷投放中的作用将变得更加重要。

然而,这三家政策性金融机构必须在反周期调整中发挥作用,没有央行的流动性支持,它们就无法发挥作用。2014年,为了支持棚户区、住房项目、农业、农村地区以及小型和微型企业的重建,中央银行创建了私人股本公司,为CDB提供流动性,后来扩大到三家政策性金融机构。Psl类似于定向再融资,主要流向“三农”、小微企业和棚户区等国民经济的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该期限通常为3-5年。央行此前披露,psl的利率为3.1%。2016年5月,央行正式宣布,将于每月初向三家政策性金融机构发放与上月专项投资贷款相对应的私人股本金。

第三季度例会指出,应灵活运用各种货币政策工具,保持合理充足的流动性。长期以来没有受到太多关注的psl是否会在流动性交付中发挥更大作用,值得进一步关注。

贵州十一选五投注 快乐8投注 快乐十分购买 快开彩票平台 山西快乐十分

上一篇:中原十大屋苑周末录6宗成交按周增一宗
下一篇:甘肃静宁:红色圣地打响教改攻坚战
相关阅读

Copyright 2018-2019 cdsxyl.com 果沙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